当淄博被贴上网红标签后 工业城市如何走出新路?

频道:快讯 日期: 浏览:1265

一碗螺蛳粉 “嗦”出大产业。广西柳州袋装螺蛳粉年销售收入超过180亿元 图据东方IC

  ■ 重工业城市与文旅美食,原本联系不大的两者,却屡次碰撞出了现象级的网红效应。

  ■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,在今年的“五一”假期期间,淄博站客运累计发送旅客超24万人次,较2019年同期增长8.5万人次;据微信发布的《2023“五一”游玩井喷数据报告》,“五一”期间,淄博旅游业消费额环比4月增长73%;微博数据也显示,仅“五一”期间,淄博在微博上就狂揽70个热搜。

  ■ 近日出炉的淄博一季度GDP显示,其消费市场复苏快于全国、全省。曾经存在感不强的山东腰部城市,一跃成为全网顶流。除淄博以外,同属工业城市的鹤岗与柳州,在今年一季度也有不俗表现。

  ■ 网红效应能否成为助力城市发展的一条捷径?受访专家对红星资本局表示,城市知名度的提升对于招商引资会有各种利好,也会带动一定人才流入。但靠单纯的“网红效应”带动GDP,效果能否持续还需观望。

  无独有偶

  淄博经济复苏 前网红城市鹤岗表现也不俗

  凭借烧烤出圈之后,淄博一季度成绩单引发社会关注——其消费市场复苏快于全国、全省。

  淄博官方数据显示,一季度全市实现生产总值1057.70亿元,同比增长4.7%。淄博一季度经济发展有明显起色的是消费市场,复苏势头强劲。一季度,全市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13.6亿元,同比增长8.3%,分别高于山东全省、全国2.7个、2.5个百分点。其中限额以上批发、零售、住宿、餐饮业销售额(营业额)分别增长9.5%、15%、16%、25.2%,分别比1~2月份提高4.7个、14.9个、7.2个、19.8个百分点。

  淄博一季度GDP的提升并非完全因为淄博烧烤突然走红。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、研究员盘和林告诉红星资本局,淄博烧烤爆火是从今年三月份开始的,烧烤带动主要集中在4、5月,二季度淄博GDP会更出彩。同时淄博地方财政地方经济等多点开花,地方营商环境的改善,能够带动淄博产生“飞轮效应”。

  无独有偶。另一个“网红城市”鹤岗,因为两三万一套房的白菜价,意外搭上了互联网时代的顺风车,获得了大量流量。今年一季度,鹤岗的数据也十分亮眼。1-3月,黑龙江鹤岗市GDP为74.6亿元,增速达到8.5%,高于全省平均水平(5.1%),在黑龙江13个地级市中位列第一。

  一个启示

  网红效应能否拉动“资源枯竭型城市”发展

  淄博与鹤岗,都是中国重要的老工业城市,在新中国发展初期扮演着重要角色,如今也同样被列为“资源枯竭型城市”。

  “上一次淄博这么火,还是齐国时候。”网友评论道出了淄博长久以来“边缘化”的状态。

  事实上,除了是“齐国都城”外,淄博还是一座拥有历史的老工业基地、国内重要的石油化工基地。

  据新华社报道,山东淄博近现代工业历史已有100多年,是全国唯一涵盖资源枯竭城市、独立工矿区、老工业基地三种类型的城市。

  对于今日的淄博与鹤岗来说,工业仍是其主要发展动力。

  2022年,淄博的三次产业结构为 4.3:49.8:45.9;2021年,这一比例为4.3:49:46.6;比较而言,第二产业占比相比2021年有所增加,第三产业占比有所下降,第一产业未变。淄博的第二产业占比,在山东16市中排名第2,仅次于东营(57.8%);第一季度数据来看,其第二产业占比虽然略有下滑(48%),但依旧占有半壁江山,可见“工业城市”仍是淄博最大的底色。

  相较于东北老工业基地哈尔滨,鹤岗的工业基因依然浓厚。2022年,哈尔滨三次产业占比为12.2:23.4:64.4,已然转变成一个服务业为主的城市,工业占比偏低;而2022年鹤岗的三次产业比例25.5:38:36.5。此外,2022年鹤岗市工业增加值增长9%,高于全省平均水平8.2个百分点,位列全省第一位。

  网红标签能够为工业城市带来多少拉动,还有待观望。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、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马亮告诉红星资本局,短期效果会有,对服务业这种发展,包括零售、餐饮都会有配套的提升,但这些能否持续还需要观望。

  路在何方

  如何激发长久活力?

  柳州路径难复制

  淄博烧烤火了,如何激发这座城市更长久的经济活力,是烧烤标签外的真实命题。

  工业城市带上“美食网红标签”,淄博并不是第一个。“螺蛳粉之乡”柳州,是广西最大的工业城市,其2023年一季度的数据也显示出柳州第三产业的强势。第一产业增加值24.44亿元,同比增长4.4%;第二产业增加值292.07亿元,增长3.1%;第三产业增加值416.03亿元,增长4.1%。三产增加值占比为3.3:39.9:56.8,第三产业占比近6成。

  虽然与淄博一样同为工业城市,但马亮认为,柳州“生命力”更强。“螺蛳粉通过电子商务去销售,它的关联产业,比如种植、生产、销售、营销等,现在已经规模做起来了,形成了品牌,持续影响会进一步放大。”螺蛳粉之于柳州,是“不需要来本地,也能够辐射”的产业。“柳州找到了一个可持续的路径,现在它也不需要网红标签,因为大家已经形成品牌认知度,也让一批消费者有购买螺蛳粉的消费习惯了。”但烧烤之于淄博目前还不是。马亮解释,淄博的配套是以烧烤为中心,去体验需要去本地打卡,才能创造产值。

  经济学家任泽平表示,这些年山东各界对发展的危机感明显提升,对发展的进取心明显提升,淄博是一个典型案例。任泽平认为,山东在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,缺少新经济、新产业、新技术、新思路。希望山东能够抓住新一轮产业技术革命的新机遇,实现换道超车。

  可喜的是,抛开网红标签,作为工业城市的淄博与鹤岗也在积极寻求转型之路。

  去年7月,中国石墨集团(02237.HK)在香港上市,成为鹤岗首家上市公司。而淄博将新材料、智能装备、新医药、电子信息“四强”产业作为工业新旧动能转换的主攻方向——提出到2025年,“四强”产业增加值占规上工业比重、“四新”经济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分别达到55%、42%,现代服务业占服务业增加值比重达到60%。

  与此同时,借力网红标签,今年以来淄博与鹤岗,招商引资方面都开足了马力。

  网红效应利好招商引资,是马亮认为最重要的一方面。“知名度提升,让过去可能没有关注到这个城市工业基础工业结构的,愿意给招商引资投资。可能也会促进它本身传统工业或者制造业的发展,也会带来这种产值的提升。”

  除此以外的优势则在于人才吸引。“城市知名度提升,大家可能也在关注投资或者就业的机会,这两个方面都是比较关键的。”马亮指出,烧烤给淄博带来的更多是软实力的提升,让烧烤成为契机乘风而上,持续地加强城市外宣,加强品牌推广,让它的知名度始终保持一个较高的水平,对于淄博跻身新二线城市可能性都非常强。